乐竞体育

9家典型国央企薪资水平一览

发表时间:2022-08-17 09:41:31 | 作者:乐竞体育

  文章转移:地产人言。 如今人人都”真香“的央企国企们待遇到底几何呢?随着2021年报的出炉,也能揭开其庐山真面目。

  我们挑选了TOP15房企(以中房协2022年500强榜单为准)中9家典型央企、国企以及混合所有制企业,简单来分享一下他们各自的大致待遇情况(以年报数据为主)。

  从管理层的薪资水平来看,保利薪酬整体并不占优,即便是最高管理层薪资水平也不过在500万左右。

  但是对比近年来保利高管的薪资水准,算是维持在一个比较稳定的状态,相较往年虽有一定幅度的增减,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即便在这期间部分高管在职务上得到了不小的变化:

  比如刘平从董事、总经理到掌舵整个保利发展成为董事长,年薪反而还略有下滑;比如周东利从CFO升为董事、总经理,薪资仅比2020年涨了6万。

  当然,尽管薪资有些让人神伤,但是这些坐上高位的高管基本都在保利有20年以上的履职经历,换句话说,在这样的央企想要有出头之日基本只有一个字:熬。至于能不能熬到你就是另一回事了,并且显而易见的是,社招进去的基本就是难上加难了。

  我们此前说过,保利的薪资结构偏向于平时发个生活费、年底占大头,从近年来保利高管的薪资水准来看,薪酬结构相较以前应该变化不大。

  整体考核成分较重,不过总的来说,其基本薪资还是有一定保障的,这点从保利的年报中可以窥见一二。

  不过作为央企,一些福利自然还是能得到保障的,在保利的年报中透露,除了五险一金、带薪休假、劳保用品等法定福利,还有员工宿舍、免费班车、工作餐、节日福利、生日祝福、探亲交通费……

  并且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看管理层逐年的薪资变化并不大,各层级之间也相差无几,但是我们同样整理了近4年来保利全体员工的薪资变化,由于考虑到年度的人员变动情况会有一定偏差,但具备一定的参考价值。

  这4年来,保利的员工数一直在逐年增加(包含物业人员),而与此同时,其人均薪资实则也处于上涨趋势,2018-2020年这三年间变化并不算大,但是在去年,保利的员工平均薪资较前年上涨不少,从13.3万涨至15.1万元。

  这对于普通员工来说或许是个好事:在管理层薪资较前一年变化不大的情况下,人均薪资能有如此大的涨幅,说明去年保利的员工整体收入还算可观。

  比如其4位执行董事,年薪最低的反而是作为主席的颜建国,但也有715.8万元,最高的是CFO罗亮,去年总薪酬达1026万元,中海的集团管理层薪酬实则比得上不少民企。

  而从中海管理层的薪资构成中也能很明显看出,其年薪中占大头的同样也是奖金部分,除了颜建国,其余高管基本薪资都不足全年薪资的25%。

  而颜建国的薪资构成则是例外,其基本薪资是其余高管的近两倍,但是其在奖金上拿的却相对较少——这点可能类似万科郁亮,掌舵人主动少拿奖金,将更多的奖金包分给下面的员工作为激励。

  其次,从中海的城市公司来看,艳姐此前和一些猎头朋友聊过,没有总监级的中海,薪资也以此为界线,划出了一道楚河汉界(中海城市公司职级从下到上:主管、经理、高级经理、助理总、副总、城市总)。

  助理总和副总薪酬大差不差,全年大概在120-150万元左右,月发则差不多在4-5万的税前。不过如果是低一级别的高级经理,虽然在城市公司中级别也算较高,但是其全年的收入大约就只在60-70万,月发可能只有2万-2.5元——差一个级别,薪资几乎直接折半。

  而在中海如果做到城市总级别,税后的年收入也能有600-1200万,整体来说非常值钱,所以中海的城市总出来基本也能做到别的房企的区域总。

  据年报显示,到去年年底,中海差不多有5692名员工,总的员工成本在27.58亿元,折算下来,中海员工的平均年收入水平在48.46万元,2020年差不多是在38万元,涨幅不小,整体处在一个较高水准。

  不过中海的人均薪酬比保利高如此之多也在一定程度上和其员工统计口径有关——中海统计的是比较纯粹的地产开发员工,而保利的员工覆盖了母子公司,保利在2021年报中透露过,其房地产子公司员工数为7310人,和中海年报中的较接近。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中海2020年的员工数还有6134人,2019年是6200人,和前两年的平稳趋势不同的是:

  不过和保利前后两年薪资变化不大不同的是,中海的2020年和2021年的高管薪资情况呈现出鲜明的下滑趋势,去年中海虽然整体成绩不错,但是净利润规模却首次出现下滑,看来这个下滑的代价更多地还是由管理层承担了。

  其年度的5位最高薪人士的平均薪酬也从2020年的1124.06万元下降到了857.4万元,下滑23.7%。

  ②其次是香港总部出来的,因为中海总部最早在香港,现在则是香港和深圳的双总部,所以“香港出生”的大多是老人,地位也较高。

  ③排在第三位的就是海之子,这些内部培养起来的,基本都是平布青云,很年轻就可以坐到很高的位置。

  所以以前很多通过社招来中海的大多都是来镀金的,如今嘛可能是想用不那么低的薪资“养老”,只是中海的门槛之高想要挤入也同样难矣。

  艳姐统计了近4年来,华润置地的员工薪酬情况,人数上综合来看,整体变化并不算太大,人均薪资却是在逐年递增,2021年人均有25万的收入,去年华润的人数甚至还较前年有所增长。

  而从华润透露的信息来看,员工中也包含了物业人员在内,但其薪资水平也并未被拖太多后腿,并且同样的维度,薪酬水准要比保利来得高,其高管的薪资水准也上扬明显。

  尤其华润去年的高管薪资水准已经非常接近中海了,华润今年新上任的董事长李欣,去年的年薪就已经过千万,其余几位兼任董事的高管年薪都是在800多万。

  不过艳姐翻阅了其2019年度的薪酬,对比来看,虽然同样略有涨幅,但2021的变化如此之大实则要归咎于2020年的降薪之狠。

  这点从其年报中的“薪酬政策”一栏可以窥见。比如保利过去四年几乎都是完全一样的内容,但是招商的每年都在不断更新,可以看出这家央企实则一直处在不断的探索中,而近两年的薪酬趋稳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其找到了更适合的薪酬体系。

  简单来说,如今即便是在央企之中,抱着养老的心态过日子也不一定能行得通了,绩效的在薪资中的占比可能也会越来越高,想要保住自己满意的薪资需要努力,想要拿到更高薪则需要加倍的努力。

  而在招商,同样将项目跟投作为激励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招商在年报中披露是为了通过这样的模式去提升获取项目的质量和项目运营效率,通过和项目团队深度绑定的形式来控制行业下行期的风险:

  到去年年末,招商一共有298个项目实施了实际跟投,涉及的金额达16.15亿元,单是去年一整年,就新增了87个跟投项目,新增的本金有7.7亿元。不难看出,过去的这段时间,招商在跟投上实则是在不断加码的。

  艳姐也翻阅了下2021年招商的管理层薪资情况,尽管有增有减,但是很明显涨薪的力度不如减薪的力度大。

  说个题外话,前阵子艳姐在朋友圈看到有招商的hr从推岗位变成了推销自家的产品,如此看来,央企的销售压力大起来同样可能有全员营销的苗头。

  曾经大家都艳羡央企能够追求生活与工作的平衡,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人在地产江湖,央企们日子也不好过,地产人们又如何脱离“卷生卷死”的生活?

  金茂也算是央企中比较另类的存在,非常强绩效考核,整体的激励机制、薪酬在央企中位于前列,其薪酬体系甚至为不少高薪酬的闽系所效仿。

  金茂在年报中披露了其3位执行董事的年薪,2020年时三人年薪均超千万,而2021年这三人的年薪分别是1162.7万元、984.8万元、1093.4万元,平均下来也已过千万,总的算下来和前一年的薪资差别都不算太大。

  而从金茂披露的年内5名最高薪酬雇员情况来看,近两年变化不大,折算下来,2021年薪酬最高的5人平均也有955.26万年薪。

  从金茂的年报中可以比较清晰地看到其管理层的2021年年薪由这几块内容构成:薪金、津贴及实物利益+业绩奖金+特别奖金+以股票结算的股权期权开支+退休金计划供款。

  而其中,业绩奖金和特别奖金两块奖金部分实则占了大头,艳姐算了下这3位高管的年度薪酬中,奖金占了年薪的一半多,基本薪金则只占了30%左右。

  非常有意思的是,这个业绩奖金一般都占比不小,但是特别奖金起伏却是甚大。虽然金茂并未在年报中注明特别奖金的来源,但是能看出其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厘定标准。

  比如2021年,这3位高管的特别奖金从31.1万元到181.7万元不等,数额不算太高;然而2020年,他们的特别奖金都是0,但是2019年和2018年,其中一位高管的特别奖金甚至比业绩奖金还要高,分别有770.1万元和634.4万元。

  金茂的薪酬体系还是非常标杆的,不同的职级有不同的标准,2020年左右大体是这样的(如今可能有所调整,仅供参考):

  所有部门总监级别/助理总级别以下,保障年薪总共是算18.5个月。如果你的保障年薪总额是税前100万,100万/18.5,算下来就是月发,差不多在5.4万,平时12个月+年底1个月一共13个月,剩下的5.5个月则是放到年底作为绩效考核的基数。

  将公司的绩效、个人的绩效、部门的绩效三个系数(通常在0.8-1.6之间)相乘就是年底剩余薪资的系数。举个例子,要是三个绩效系数都是1.2,最后的总系数就有1.728。算一下,这样一年起码能拿116万左右的税前。

  此外,总监级是21个月薪资+年底绩效奖金包;助理总级别以上又有不同,基本就是保障的月发+长期激励。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金茂如今的薪酬体系大概率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金茂一直以来都强调“要确保收入增幅与企业发展、员工绩效同步提升,提供有竞争力的薪酬”,但是近年来却也有一些细微变化:

  如今的金茂薪酬体系更强调公平性,也更看重对业务的拉动作用,而从如今展现的金茂员工整体薪酬水平来看,调整后的薪酬体系对员工收入提升和业绩的拉升皆有不小的助力。

  去年金茂交出了一份相当不错的成绩单,在整个行业普遍增收不增利的大背景下,金茂全年营收900.6亿元、毛利167.58亿元、扣除投资物业公平值收益后的股东应占利润是48.27亿,分别同比增长50%、38%、49%。

  受这样的业绩影响,去年,金茂不论是员工数还是员工的平均收入都达到了近4年来的巅峰,员工人均收入同比增长33.7%。

  不仅自上而下保持着不错的薪资水准,从艳姐的实际感受来看,金茂如今的招聘力度依然不小,如今的行情下还是很难得的。

  不过如今万科也已经经历过几轮变革,如今已知的万科最新薪酬体系是在2019年11月形成的,职级体系上,从此前的v1-v7变更为3级,调整为GP(核心合伙人)、SP(骨干合伙人)、JP(合伙人)。比如专员对应到相应的合伙人。

  薪酬体系则是从过去地产系统的28级扩展为50级,40-45是城市总级别,45以上的集团领导级别,越来越细分化。

  万科新的薪酬职级体系的建立更多的是为了根据岗位的责任大小,风险高低,投入多少来评定薪酬,做到集团内统一的薪酬体系,消弭不公平。

  比如,两名策划人员前后脚入职A和B两家城市公司,工作经验相仿,承担的工作职责也差不多,但是由于定薪没有统一标准,工资相差了30%。而在那次拉通调整后,两位策划人员的工资也在这次重构中也会相应升和降,调整到相近的水平。

  从去年的情况来看,万科的人员变动很大,虽然在册员工同比增长了43.97%至139494人,但其房地产开发系统的员工却同比减少了11.84%至17323 人,其中管理类人员同比下降逾50%。

  万科还在年报中披露了郁亮、祝九胜、王海武、解冻、阙东武、刘肖、韩慧华、朱旭8位董监高人员的2021年税前总报酬,总计3409.6 万元,较2020年直接减半,郁亮甚至自愿放弃了去年的全部奖金,年薪降幅达87.6%。

  不过尽管如此,万科2021年依旧有2名高管拿到了超千万的薪资,祝九胜的592.7万元仅能在最高薪酬的5人中排在倒数第二——相较一些央国企来说还不算太低。

  尤其是、身为董事会主席的郁亮和身为总裁的祝九胜,二人的即时现金薪酬总额(包括固定月薪和年度即时现金奖金两部分)是和归母净利润的增减幅度直接挂钩的,具体规则如下:

  去年万科归母净利润下滑45.7%,也就是说郁亮和祝九胜的年度即时现金薪酬总额也下滑了45.7%。

  而据年报显示,郁亮2021年原本应有的年度即时现金薪酬总额为673.5万元——如果万科净利润未下滑,郁亮的2021年薪应该在1240.3万元,即便不放弃奖金,也已经蒸发了约566.8万元。

  而其他董监高人员也同样受净利润影响——他们的薪资主要根据万科的整体经营业绩情况和个人绩效决定,也因此去年成绩不太如意的万科,董监高层薪资都折降了不少。

  而除此以外,万科在2021年报中明确表示,其薪酬体系包括了固定薪酬、年度奖金、经济利润奖金三部分,固定薪酬根据岗位重要性和员工基本生活需要确定,并且职位越高,固定薪酬在全部收入中占比越低,奖金才是真正的薪资大头。

  比如郁亮去年放弃了全部奖金后到手的就是固定月薪部分,但这154.7万元在已经大缩水的应拿薪资673.5万元中也仅占了:

  万科也披露了其每年度的经济利润奖金情况,2020年总额甚至高达19.05亿元——据年报披露的数据来看,这个经济利润奖金并不包含在年度税前报酬内。

  因为万科2020年度经济利润同比下降,所以郁亮的经济利润奖金占当年度经济利润奖金的比例为1.80%,也就是:

  不过2021年,万科的经济利润奖金池就直接大缩水了,仅有0.85亿元,按分配法则,郁亮原本也能拿到153万元的税前奖金——和如今郁亮拿的年度税前报酬相差无几了,不过郁亮因为自罚也放弃了。

  所以事实上,如果考虑到经济利润奖金的影响,所有万科人员去年的薪资缩水都非常大——不过这同样意味着,在万科修身养息回归正常利润或者控制好利润后,也可能拿到不错的薪资。

  金地的薪酬体系整体竞争力并不强,当然这家房企胜在其闻名在外的“工作和生活高度平衡”、“金地是家好公司”。

  尽管因为算上了物业人员,其员工平均收入并不高,但是有一个很显著的特点:不管是员工数还是人均收入都是在逐年上升中——包括房地产开发系统人员同样也是稳步增加,倒也是不负其名。

  不过和员工的收入形成鲜明反差的是来自金地董监高层级的薪资。艳姐统计了金地年报中披露的年薪百万以上人员的数据,仅有一位副总裁在去年实现了1.74%的些微涨幅,其余皆较2020年下滑了15.38%-43.51%不等。

  看来金地的这把降薪之刃同样也是落在了管理层身上——去年金地也有增收不增利的问题存在,毛利率和净利率分别大幅下滑至21.18%、13.09%,创下近7年来的新低。

  同样是贡献越多收入越高的道理。金地在年报中披露,其对高管主要采用平衡金分卡的方式进行业绩考核,董事会每年度会设定一个考核办法和目标,从财务类、客户类、内部流程类、学习与发展类四个维度进行考核。根据最终的考核结果和长期的激励制度决定最终的激励方案。

  如此看来,金地的管理层压力也不小,不过相应的,普通员工的幸福感可能还是要比其他房企的员工来得高许多。

  绿城作为从标杆民企到向拥有“央企爸爸”的混合所有制企业转型的典型案例,其薪资水准相较于一众纯粹的央企国企还是具备较强竞争力的。

  近年来,不仅员工数量在稳步增加,在员工人均年收入本就不低的情况下,还连年有所增长,2021年员工的人均年收入已经达到了53.55万元。

  去年,绿城4位两年连任的董事年收入都有大幅提升,涨幅在74%-248.85%不等,尽管其中以权益结算的购股权开支及股份奖励开支起到了关键作用——去年,3位董事在股权上的“收入”都要高于其他的酬金总额。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绿城的员工成本中,退休福利计划供款和权益结算的购股权和股份激励开支均实现了大幅增长,前者从3846.2万元激增至1.97亿元,后者从3709.8万元激增至1.57亿元,分别增长了4.11倍、3.24倍。

  并且整体看来,除了去年,绿城每年在股权上的开支并不小,管理层的占比也并不算太高,可见整体的激励还是比较给力的。

  不过也因此,绿城高管层级的收入水平受股权激励影响较大,去年的整体薪资具备较高竞争力,但是即便没有股权激励,放在央国企阵营中也还算是可圈可点。

  从管理层薪资来看,绿城的基本薪金占比也同样不高,即便不看股权激励的部分,2021年绿城全体执行董事的薪金、津贴及实物福利仅占薪金总额的约35%,表现相关花红才是影响他们拿多少工资的决定性因素。

  远洋采用“532”薪资体系,即50%当月发,30%季度发,20%年度发,竞争力相对不足,但胜在稳定。

  看年报数据,近年来(除了2019年),远洋的员工平均年收入基本维持在20万左右,算是处于平均水平。

  而其管理层薪酬,则出现了非常明显的断层,除了董事会主席李明薪酬具备较强的竞争力,其余高管薪资放在国企中也处于相对弱势。

  据远洋年报披露,其近两年的年度5位最高薪人士中均包含了上述这三位董事,而去年薪资最高的这5人平均薪酬在517.5万元,但若去掉薪酬最高的李明不计,其余4人平均薪酬在309.6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远洋2020年的高管薪资虽然要比去年高上许多,但原因在于2020年还有较大份额的股份付款。

  比如李明的2663.4万元薪资中,股份付款比其他收入还要高,共计1445.5万元,占比高达54%,5人2020年合计得到的股份支付共计1953.5万元。

  然而,2021年的年报中却仅有李明一人得到了数额并不算太大的股份付款,可见股份在远洋的高层的薪酬组成中同样占据了较大的分量。

  不过整体来看,远洋管理层的基本薪资要比其他房企来得更实在,不算股份付款,基本薪金占比高达总薪酬的五六成,但这也意味着总体薪资的变动空间会小上许多。

  事实上,如今不管是什么性质的企业,在很多事情上已经有愈来愈明显的认知趋同,尤其是在薪酬体系上:虽然有较大的薪资差异,但大多数房企已经越来越强调绩效在薪酬中的重要性,并且层级越高绩效考核的成分越重。

  不过,未来的央国企在人才市场上的受欢迎程度必然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即便是留在民企,在行业整体降薪的大背景下,也没有人敢保证自己能在活下去的同时还能守住高薪。

  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未来立体生态建筑(国际)创新中心—(原第四代住房项目),主要负责未来立体生态创新建筑的全过程咨询、相关产业的研发与应用、未来立体生态创新建筑示范项目打造等。